导读

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萝卜快跑在武汉上线!自动驾驶技术商用化引发了不少关注,但是背后可能会带来的社会问题也不能忽视。

百度试运营自动驾驶出租车

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萝卜快跑上线武汉,引发不小关注,自动驾驶技术要商用化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又多了一个可以期待的新行业。无人出租车不需要司机,如果真的能落地,出租车司机的工作可能会受到冲击。

其实不光是出租车司机,越来越多的行业会因为自动驾驶技术的商用化而面临生存危机。目前很多制造业公司已经开始尝试自动驾驶仓储,未来或许连货运司机也会受到影响。

此外,除了普通岗位受到冲击之外,自动驾驶技术还可能引发普通人难以触及的利益分配问题。这项技术的商用化背后有巨大的利润空间,如果不能有效监管,很可能最终只会让这个行业的利润全部被少数资本占据。

即便是现在像百度这样的巨头来推动自动驾驶技术商用化,也不能保证最终结果符合公众利益,因为这些公司也许只是在为更大范围的利益攻坚,譬如商用化之后的无人出租车推广计划。

如果不能很好地协调自动驾驶技术的商用化和传统行业的转型,社会矛盾势必会加剧,而普通劳动者会成为这场矛盾中最弱势的一方。

面对自动驾驶技术可能带来的利益冲突,百度和华为在技术路径上选择了不同的模式。华为的无人驾驶仿佛更像是一个硬件产品,目前的发展轨迹看起来是把它当成一款消费品来推广。

在华为的规划中,消费者可以通过购买的方式获得无人驾驶的体验,类似于特斯拉的自动辅助驾驶。华为甚至计划在未来几年推出无人驾驶出租服务,用户可以通过手机应用程序租用无人出租车。

百度则选择了更为激进的商用模式。当前百度自动驾驶的试运营项目萝卜快跑就是最好的例证,虽然依然处于试水阶段,但百度已经把自动驾驶技术引入了传统出租车的运营范畴。

从萝卜快跑的试运营来看,百度的自动驾驶更像是一项面向行业应用的服务,而不是一项可以变相消费的科技玩意。

从这个层面上说,百度与华为选择了不同的路径,也就意味着它们会面对不同的社会问题。华为无人驾驶可能会直接面对消费者,它们可以通过市场反馈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一旦出现问题,可以通过营销手段和产品调整快速解决。

但是百度无人驾驶试运营萝卜快跑却无法做到这一点。这项服务试运营的首个城市是武汉,目前已经有很多用户可以在萝卜快跑上体验自动驾驶。

然而从实际运营情况来看,这项服务还有很多不尽如⼈意之处。比如武汉的用户只能在指定范围和时间段使用自动驾驶出租车,如果用户的出行计划无法满足这些限制,他们就只能放弃自动驾驶体验。

即便是在体验成功的时候,很多用户也发现整个过程并不如想象中那样顺利。萝卜快跑上线初期就发生了不少bug,有用户甚至体验到了自动驾驶过程中突然停止响应的情况。

从用户体验来说,萝卜快跑的服务还远远达不到日常使用的标准。但是百度似乎并没有给用户改善服务体验的时间,它们试图借助武汉这座城市快速推进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进程。

然而这样做必然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传统出租车司机的工作问题。由于自动驾驶出租车不需要司机,一旦规模化商用,将会给成千上万的出租车司机造成失业威胁。

这些从业者显然很难接受转岗培训这样的安排,毕竟他们身上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限制和问题。即便最终完成转岗,新的工作未必能达到原来的收入水平。

与此即便是对于用户来说,自动出租车也未必是一个好消息。按照萝卜快跑目前的服务水平,体验自动出租车需要缴纳更高的费用,而且整个过程还会因为bug和技术问题产生额外的时间成本。

应对这些问题,百度似乎并没有明确的规划和解决方案。这家公司似乎只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本身,而对于自动驾驶可能引发的社会问题缺乏认识。

这一点从百度与华为两家公司的规划和表现中就可以看出。华为仿佛把无人驾驶当成了一个新的消费品类,它们已经按照市场化运作的模式开始推广这项技术。

而百度似乎更希望把自动驾驶引入各个行业,从而打造一套完整的商业解决方案。

两者最终要面对的问题差异很大。华为只需要改善产品本身,让它更符合市场期待即可。但是百度不仅需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在更短的时间内调整整个萝卜快跑项目,确保它不会给传统出租车市场带来过大冲击。

科技进步应当造福全社会

这样看来,百度似乎对自己要求过高了。试运营项目萝卜快跑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表明,自动驾驶技术距离真正规模化商用至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但是即便如此,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社会问题也不能忽视。技术进步固然重要,但是不能以牺牲普通劳动者利益为代价。

现在自动驾驶技术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提高技术水平和产品可靠性,更重要的是如何在不产生过大社会冲突的情况下把这项技术推广出去。

尤其是对于像百度这样走在技术前沿的公司来说,更应该意识到自己肩负着引领行业发展方向的责任。

如果连这些公司都不能保证新技术上线不会伤害传统行业和从业者的利益,那么后续形势恐怕只会更加严峻。届时想要修复已经受伤的行业关系,恐怕要花上更多的代价。

在自动驾驶技术推广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既能满足技术发展需要又不伤害社会群体利益的模式。

但是如何做到这一点显然不是一件容易事。作为前沿技术,自动驾驶本身具有很强的颠覆性,在它面前,传统行业和职业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如果真的由它们之间进行选择,毫无疑问我们更应该选择自动驾驶技术。无人出租车比传统出租车更安全、更便宜、更舒适;仓储机器人比人类工人更高效、更精确、更稳定。

但是这种选择其实是人为设置的,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任何新技术上线都可以肆无忌惮地摧毁旧有行业和从业者,那么这些新技术恐怕很难得到有序发展的环境。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社会中大量本可以受益于这些新技术的人只能选择反抗,以求把新技术赶出门外;而即便这样做了,他们最终也未必能捍卫自己现有的权益。

因为新技术一旦被推广,它们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在不久的将来彻底改变这个行业的生存模式。到那个时候即便新技术走得再艰难一些,也会有更多人去坚持和适应。

如果不能找到新技术与传统行业共生共荣的模式,两者对立的局面势必会加剧。面对眼看就要实现规模化商用的自动驾驶技术,传统出租车市场感受到了威胁。

尽管目前自动出租车还有很多不足,但是随着技术的不断更新和完善,它们很快就能达到日常运营的标准。届时因为成本和安全等方面的优势,自动出租车必然会成为市场主流。

如果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那么出租车司机可能会成为无人出租车推广过程中不得不牺牲的一群人。白天在工作日里挣扎奋斗的他们要么接单量少赚钱少,要么被迫放弃工作转而投入其它不熟悉且不感兴趣的领域;而那些仍然坚守在岗位上的司机可能只能选择与萝卜快跑合作,以个体经营者的身份继续在城市道路上徘徊。

无论哪一种可能都不是一个好结果,但是目前看来除了这些选择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此时当局部门应该出面协调,把新技术带来的利益变成大家共同分享的福利。

尤其是像百度这样已经具备规模化商用条件的公司来说,在试运营阶段就应该注意新技术对传统行业可能带来的冲击。

虽然说前进的脚步不能停止在某个群体面前,但是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这些关系,在后续规模化商用阶段再去弥补已经受伤的群体恐怕就来不及了。

结语

科技进步当然是好事,但不能以牺牲普通劳动者的利益为代价。

百度试运营的自动驾驶出租车项目虽然展现了技术的潜力,但也凸显了社会问题。

在推广新技术的过程中,需要平衡各方利益,找到共生共荣的模式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

你怎么看?快来留言分享你的观点!